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政府领导 > 公共服务 >
穿越古今的成都诗歌地标 那些人 那些诗 这座城

在武侯祠传习汉礼

游客被可爱的大熊猫吸引

望江楼

杜甫草堂

1000多年前杜甫居住过的草堂,寻访过的丞相祠堂,望江楼边的薛涛井;800多年前陆游打马经过的青羊宫和浣花溪,锦江边的万里桥……古往今来,成都一处处文化地标,在诗歌里留下了印记,吸引了四方来客。

三年来连续举办的成都国际诗歌周已经成为成都的一场诗歌盛会,来自海内外的著名诗人,以诗歌致敬这座诗意的城市。时光深处的成都与今天的成都,在诗歌里相互映照。

杜甫草堂

诗歌圣地

黄四娘家花满蹊,

千朵万朵压枝低。

留连戏蝶时时舞,

自在娇莺恰恰啼。

1000多年前,经历过安史之乱的杜甫,在颠沛流离中来到成都,他在成都郊外浣花溪畔的古寺边,寻觅到一处居所,草堂,在杜甫的诗歌中,繁花似锦,生机盎然。

患难之后暂时的安定生活在杜甫心目中是如此珍贵,在杜甫的诗歌中,是如此的自在、惬意、美好。

1000多年后,韩国当代最著名的诗人文贞姬慕名走进杜甫草堂,她写道:“前生好像来过这庭院/刚刚步入杜甫草堂/潜藏在树林中的寂静/齐声欢呼,迎接我的到来。”

文贞姬22岁即获得《月刊文学》新人奖,以后始终走在现代诗创作的前沿。她几乎遍摘了韩国诗坛的重要奖项,堪称韩国女性现代诗歌的领军人物。2004年,文贞姬凭借《喷泉》获得马其顿泰托沃世界文学论坛年度诗人奖。2008年,荣获韩国艺术评论家协会评选的年度最优秀艺术家奖。杜甫草堂,在这位韩国诗人心中是那样的熟悉,她早已熟读杜甫的诗歌,当她终于走进杜甫的草堂,她的心中也充满了喜悦之情:“风抚摸我的发丝/别担心!不时经过的时代的风/偶尔有些猛烈。别担心!苦痛的生活/很快就会变得柔软/变成明亮的诗/让人们的生活更加丰饶。”

在牵挂已久的杜甫草堂,她深情地写道:“前世好像来过这庭院/温暖的黄昏落幕时/矗立在芬芳树林里的黑色石碑上/闪烁着诗人的绝唱/诗人千年的梦/因回忆和伤痛而深邃/宛如一只蝴蝶翩翩起舞。”

诗人艾弗·格林曾两次荣获威尔士国家诗人及艺术家大会桂冠诗人奖,他在拜访杜甫草堂后写道:“此地曾是诗圣故里/他的诗凝练有力/如城中日光/今日诗人慕名向往/仍然在啧啧称赞/这文雅之光。”

武侯祠

忠勇之地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杜甫在成都住下之后,一心惦念着要去探访他心目中的英雄——诸葛亮的纪念地,他从草堂出发,沿着浣花溪,一路寻访到锦官城外,终于找到了这处幽静的所在,并写下千古名篇《蜀相》。

东汉末年,诸葛亮辅佐刘备匡扶汉室,在成都建立蜀汉政权,他死后成都人立祠堂纪念他,到了唐代,祠堂仍在,人们对他的缅怀之情不减。

杜甫寻访丞相祠堂之后,又是1000多年过去了,今天的成都人,仍然精心维护着纪念诸葛亮的武侯祠。这位已经逝世近2000年的英豪,时至今日,仍然享有人们对他的敬意。他不仅被中日韩等国人民推崇备至,就连美国诗人梅丹理到访后,也写下一首《谒武侯祠后》:“古往今来,在文人作品集里/每个旅行到成都的人/都会留下关于武侯祠的诗/2017‘成都国际诗歌周’为我们安排了一场沙龙式聚会/感觉这地方确实安静隐秘/我想起杜甫写过这里有古柏/但我只顾着听导游却忘了看/该导游总结诸葛亮的时代/在三国争霸、群雄并起中/她崇敬地将我们的目光引向刘备的雕像/……她强调诸葛的忠诚,冠绝一代的奇才/……”

在梅丹理眼中,武侯祠是一处文化场域,刘备和诸葛亮也从被崇敬的对象变成了审美对象,今人和古人,中国人和外国人,对古圣先贤有不同的理解,但成都对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吸引力。

奥地利诗人赫尔穆特·安东·聂德乐探访武侯祠后,为武将廊留下诗篇:“泥塑彩绘的四十七员武将——非神像——/端坐在玻璃后面/军威之立像/玻璃柜里的崇高形象/动作已凝固/年轻人在柜前嬉戏/倘若没有防护玻璃/他们活泼的私语/就能让塑像的胡须飞起。”

天府锦城

千古画图

九天开出一成都,

万户千门入画图。

草树云山如锦绣,

秦川得及此间无。

(诗仙李白为成都写下了《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宛如一气呵成。有着4500年文明史,2300年建城史的成都,在李白的诗歌中,如一幅图画跃然纸上。

杜甫初到成都时,在历经羁旅之苦后忽然到了一个繁华的所在,甚至有些无所适从。当他适应了成都安定自在的生活,在他笔下,成都充满迷人的色彩:“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今时今日,当罗马尼亚诗人安德里娅·海德斯来到成都,她也像当年的杜甫一样,为成都的繁华而惊讶赞叹,她在《成都记忆》中写道:“这座城日臻完善/披着金辉/安常履顺……那儿有/一个从未开始也不曾结束的秋天/古时的伟大诗人/和现今的新兴诗人/在一起作诗/每一首诗/都化作一首曲/都化作一簇金色的羽毛……”

斯洛文尼亚诗人芭芭拉·波加奇尼克写道:“成都,你的摩天大楼/多如城市上空一天的雨滴/人流,像光的震颤/注满又排空那些生活的高级店铺。”

当杜甫为成都写下“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他的心境是如此欢欣。1000多年后,前来参加成都国际诗歌周的诗人们同样为成都的生活着迷,委内瑞拉诗人费雷迪·楠斯写道:“我举起酒杯,不禁感叹:/是这片土地!/这片土地用最热情的方式接待了我。//她踏着轻盈的步伐,/在途中写下了她的名字:/成都。//成都,好一座让你享受悠闲生活的/绝佳城市。//我曾想尽兴遥敬千杯,/无奈锦城夜晚太短暂。”

鲁迅文学奖得主车延高则这样书写天府锦城:“因为你在那里喝茶,我的眼睛/迷上了宽巷子和窄巷子/就像一个画家迷上了你的左眼和右眼。”

锦江

母亲之河

濯锦江边两岸花,

春风吹浪正淘沙。

女郎剪下鸳鸯锦,

将向中流匹晚霞。

千年前,诗豪刘禹锡站在锦江边,在他的眼前,夕阳西下,将灿烂的霞光倒映在锦江中,在以蜀锦闻名的成都,织女正在江边忙于濯锦淘纱。

“晓出锦江边,长桥柳带烟。豪华行乐地,芳润养花天。拥路看欹帽,窥门笑坠鞭。京华归未得,聊此送流年。”

宋代的陆游,站在锦江边,写下《晓过万里桥》,在他的眼中,成都是如此繁华。

最为脍炙人口的还当数陆游的《梅花绝句》:“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

前来参加成都国际诗歌周的诗人邵塔·雅塔什维利也将青羊宫写进了诗篇《青羊》:“尹喜根据导师老子给出的教诲,去寻找一只青羊,在成都找到了它,并在那里建造了一座宫殿。”

陆游当年打马经过的那条洋溢着花香的道路,今天叫作天府绿道,沿着锦江两岸,串联起望江楼公园、武侯祠、浣花溪、杜甫草堂等著名景点,并串联起成都境内的熊猫绿道、锦城绿道、田园绿道。

在天府绿道经过的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前来参加成都国际诗歌周的诗人们将一篇篇诗歌和他们的赞美毫无保留地留给大熊猫。

克里斯蒂娜·托斯是匈牙利最著名的诗人之一,她曾获得多个奖项,包括1996年的“格雷福斯奖”、1996年的“提波尔·戴瑞奖”、2000年的“阿提拉·约瑟夫奖”,她为成都留下一首《夜雨》:“熊猫就住在这儿:我若是跟莫尼/这么说,他一定不信。/你就在那儿,他面对着我微笑/关于熊猫,他/只能说,世界也不/只有黑与白。/我忘了,那时/我想表达什么。我只想/成为一场暴雨。/那是曾经的/旧时光里,当它拍击到/水泥地面时,又心甘情愿地飞溅回来。”

望江楼

文人风骨

濯锦清江万里流,

云帆龙舸下扬州。

北地虽夸上林苑,

南京还有散花楼。

这是李白为成都留下的诗篇,当时的南京即今成都。如今的成都,散花楼虽已不存,却在锦江之畔留下了著名的望江楼,望江楼旁还有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留下的薛涛井。

“一座临江站成古画的层楼/站出我心跳的轮廓/朝朝暮暮 静听脚下/千载沧桑的波光长吟/穿越蓉都柔软的倒影”,这是成都“柳叶刀诗人”何生诗歌中的望江楼,他写道:“仰望天空的云朵/是一片波涛 飞走的一行白鹭/栖息在唐朝未归/黄鹂的鸣唱 化作流星/从翠柳间滑落/岁月睁大迷惘的眼睛/寻觅 远去的白帆/消失的舟楫/我追随先贤的足迹,涉水左岸/走近吟诗楼 约会历史/那些沉入水底的表情/一段石室云霞/一段琴台古韵/一段草堂风雨/缓缓品尝久远的陶醉。”

今日,“自然诗人”李少君这样书写成都:“在成都,我沉迷于浣花溪的荷花/也沉迷于草堂的绿荫/在成都,我欣赏锦江边的垂柳/也欣赏望江楼的修竹/在成都,我喜欢浓烈的川酒/也喜欢淡雅的竹叶青。”

都江堰

玉垒浮云

花近高楼伤客心,

万方多难此登临。

锦江春色来天地,

玉垒浮云变古今。

杜甫曾在锦江边写过一首《登楼》,留下那气势昂扬的诗句。

李白则曾写下过“地转锦江成渭水,天回玉垒作长安”。

锦江的上游,即是秦国蜀郡太守李冰所主持修建的都江堰,这座已经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堰,如今仍然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熟谙天府文化的国内诗人,则少不了要为都江堰献上自己的崇敬和赞美。

80后女诗人吴素贞写道:“走在堤坝上,水彬彬有礼/浮桥下,江水白得清透/若此刻抖抖衣尘,多少历史的风烟/将沾染我的气息……此地的龙王/一定折服于李冰,他用一条大鱼/堵住了悠悠众口,收服岷江……”

成都是一座底蕴深厚的历史文化名城,是中国十大古都之一,今天,每当我们走到一个个成都地标,都会发现它们早已在时光深处的诗歌中留下印记。原来,这座城市的血管一直流淌着诗歌的“基因”,千百年来,成都本就是一座有诗脉、诗魂、诗意的城市,“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天府文化,也蕴含在古往今来的诗歌中;来自天南海北的诗人,纷纷爱上成都,为成都留下名篇佳作。今天,成都国际诗歌周已经成为一场世界诗人的盛会,这场盛会,将会让更多的国内外诗人为成都留下脍炙人口的诗篇,让正在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成都声名远播。(记者 汪兰 摄影 胡大田)